栏目所有文章列表
(按年度、期号倒序)
    一年内发表的文章 |  两年内 |  三年内 |  全部
Please wait a minute...
选择: 显示/隐藏图片
1. 再议中国的植被分类系统
宋永昌, 阎恩荣, 宋坤
植物生态学报    2017, 41 (2): 269-278.   DOI: 10.17521/cjpe.2016.0255
摘要702)   HTML5)    PDF (2888KB)(1182)    收藏

在《对中国植被分类系统的认知和建议》(简称《认知和建议》)的基础上, 参考近期国内外植被分类研究成果, 再次讨论了中国植被分类系统和单位, 统一了各级单位划分依据, 增补了高、中、低各等级分类的具体建议, 并对《认知和建议》一文中相关部分, 特别是植被型一级做了修订。将该修订方案与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世界植被分类与制图》、美国联邦地理数据委员会《美国植被分类规范》, 以及Braun-Blanquet的分类方案进行对比, 以便于同行间相互了解和交流。

图表 | 参考文献 | 相关文章 | 多维度评价
被引次数: CSCD(3)
2. 如何写好数据分析和几个相关的统计问题
胡凤琴, 李硕, 牟溥
植物生态学报    2013, 37 (6): 583-588.   DOI: 10.3724/SP.J.1258.2013.00060
摘要1034)      PDF (502KB)(3181)    收藏

该文就生态学论文“材料和方法”部分中“数据分析”的写作规范进行讨论, 希望对论文写作有所帮助。还讨论了在生态学论文数据分析部分常遇到的几个统计问题, 如采用更有效的统计方法、相关因变量、方差不齐性、统计显著性与生物学/生态学显著性、伪重复问题。

参考文献 | 相关文章 | 多维度评价
被引次数: Baidu(2) CSCD(1)
3. 对中国植被分类系统的认知和建议
宋永昌
植物生态学报    2011, 35 (8): 882-892.   DOI: 10.3724/SP.J.1258.2011.00882
摘要2799)      PDF (398KB)(2063)    收藏

《中国植被志》的编写工作已经启动, 藉此征求修订《中国植被分类系统》意见之际, 提出几点看法与建议: 1) 贯彻原先制定的中国植被“高级分类单位偏重于生态外貌, 而中、低级分类单位则着重种类组成和群落结构”的分类原则。这一思想与当前国际上植被分类的发展是一致的。2)中国植被分类既要符合中国植被的特点, 又要适应全球植被分类的发展, 名词概念应尽量与国际上的广泛理解相一致。3) “群丛”是《中国植被志》描述的基本对象, 其概念需要统一, 以避免歧义和可能导致的南北“群丛”的不等质。资料不足的类型应组织野外补点调查。4)植被分类等级系统是严格的, 但各等级又是开放的, 可适当地增设高级分类单位, 以适应类型扩展之需要。该文附有从植被型纲到植被型的建议草案。

参考文献 | 相关文章 | 多维度评价
被引次数: Baidu(48) CSCD(11)
4. 关于生态重建和生态恢复的思辨及其科学涵义与发展途径
张新时
植物生态学报    2010, 34 (1): 112-118.   DOI: 10.3773/j.issn.1005-264x.2010.01.014
摘要1946)      PDF (333KB)(1589)    收藏
Ecological restoration是现代生态学最活跃的关键行动之一, 在我国被译为“生态恢复”。经查验其英语涵义和演变过程, 建议正名为“生态重建”, 指在人为辅助下的生态活动。而“生态恢复”(recovery)在国际文献中指没有人直接干预的自然发生过程, 二者不容混淆。作者强调自然恢复和生态重建的三类时间尺度, 即地质年代尺度(千、万、亿年)自然生态系统世代交替和演替尺度(十、百、千年)和生态建设时间尺度(一、十、百年)。前二者为自然恢复尺度。三者相差2–3个数量级或更多。人类不能超尺度地依赖自然恢复能力, 自然与人为时间尺度的不匹配是自然恢复难以满足人类社会生态需求的根本原因。作者质疑“以自然恢复为主”和“从人工建设转向自然恢复为主的转变”提法。认为把生态重建的责任推诿给自然去旷日持久地恢复, 是不负责任和不作为的逻辑和有悖于“谁破坏, 谁补偿; 谁污染, 谁治理; 谁享用, 谁埋单”的全球环保公理和生态伦理观念。除恢复重建自然的生态系统外, 还要发展人工设计生态方案等未来生态重建途径。
相关文章 | 多维度评价
被引次数: CSCD(18)

  • 微信服务号: zwstxbfw

  • 微信订阅号:zwstxb

  • 淘宝店订购

  • 微店订购